一幅来自7.3万年前的抽象画(12月)
发布时间:2019-04-15     阅读数:8648次    来源:本站原创
分享:

                吴 沄


引子

这并不是一篇关乎当代抽象艺术的评论文,虽然儿时修习过数年绘画,现在的我并没有像长辈们所希望的那样成为一名艺术家,但对艺术的热爱必将影响我的一生。 请允许此文题目与今年9月刚刚发表于世界顶级科学期刊Nature杂志上的一篇考古学论文一致,我想讲述的故事就从这里开始……


正文

抽象艺术很难被公众理解,但当你徜徉在世界各地的现代艺术馆和高级画廊里,却可以发现抽象画无疑是比较引人注目的一种流派。那么,为什么在普通人看来完全无法理解的抽象画能够致使那么多的画家去探索创作,吸引那么多的收藏家趋之若鹜呢?也许考古学可以从数万年前人类遗存和艺术行为的证据中为你提供某些启示。

不久前,在南非古老的布隆博斯洞穴里,考古学家们从距今约7.3万年的旧石器时代中期地层堆积中,找到了一块非常特殊的硅质砾岩,之所以说它特殊,是因为其上用红色赭石(一种含有氧化铁成分的矿石,西方学者将其称之为“Ochre-赭石”)颜料描绘了网状抽象图形。通过显微镜和化学成分分析,这块砾石上的图像确实是人类有目的性地涂绘上去的,它出自与以生产贝壳珠子而闻名的静息湾复合技术的石器密切相关的地层中。这次重要的发现把人类之前所知最早的抽象艺术和具象艺术时间至少提前了3万年。科学家们断言这幅画证实了南部非洲早期智人利用不同技术在各种媒介上制作平面设计的抽象思维能力,Nature杂志也专门为此文发表了社论。 故而,至少早在7万年前现代人的祖先并不像很多人所想像的只有饮毛茹血的物质生活,那时的精神生活也并没有那么简单。



图一:布隆博斯洞穴光释光年代测定中石器时代地层,在距今7.3万年的地层中发现了编号L13的绘有网状图形的硅质砾岩(图片来源:Christopher S. Henshilwood. et An abstract drawing from the 73,000-year-old levels at Blombos Cave, South Africa)



图二:编号为L13的“抽象画”(图片来源:Christopher S. Henshilwood. et An abstract drawing from the 73,000-year-old levels at Blombos Cave, South Africa)



图三:a中浅灰色部分为该砾石的人工打击面,橘色和深红色的线条就绘制于其上,深灰色部分是该砾石从更大的砾石上破碎的部分,b复原了红色线条原来的走向(图片来源:Christopher S. Henshilwood. et An abstract drawing from the 73,000-year-old levels at Blombos Cave, South Africa)


万一这只是某个早期智人在随手捡来的石头上无意间用红色矿石画了几笔呢?那么,接下来我们就看看这个遗址中的其它的发现吧。布隆博斯洞穴遗址,位于开普敦以东约300公里的开普敦南部海岸,这里的考古发掘工作始于1991年,目前仍在继续。该遗址完整地保存了距今约10~7.2万年的旧石器时代中期的地层,在这一时期的地层中,考古学家们发现了具有文化标志性的骨锥和矛尖,因为这些骨制品上雕刻有平行和交错的线条。而在由纳萨里乌斯贝壳制成的珠子(迄今已发现67枚),以及刻有几何图案的打制石片中,迄今已有8件发现这种网纹设计雕刻,而在距今约8.5-10.1万年的地层中,考古学家们也发现了10块刻有几何图案的矿石,其中包括三个网状的图案。此外,在约10.6万年的地层中发现了一个原始工具包,该工具包由铁矿石、烧制过的海豹骨、木炭和相关的加工材料组成,用于制造储存在鲍鱼壳中提取的液体颜料。文中指出,这些发现补充了以往反映文化现代化和符号使用的证据,为我们对早期智人的行为和认知过程的理解又增加了一个维度。



图四:旧石器时代奥瑞纳时期女性雕像



                                            图五:毕加索《坐着的女人》


这篇文章的发表无疑用考古学的方法证实人类对抽象的符号、文字、几何图形和图像的崇拜与敬畏可以追溯到7万多年前。从留存至今的岩石绘画和石刻雕像中我们发现,原始艺术家在观察自然、描写外部世界的时候,已经使用了夸张、写意等抽象画法,取得了彰显人(物)特点的效果。认知科学告诉我们,人在观察世界的时候并不只是用眼睛看,而是用视觉来感受。而视觉最主要的特点就是有所选择,它要选择自己感兴趣的东西来关注,并删去次要信息,抓住主要环节——这就是一个抽象过程。现藏于法国巴黎人类学博物馆中的旧石器时期时代用猛犸象牙制成的女性雕像,像高14.7厘米。这一尊雕像突出了女性肥硕的身躯、巨大的乳房和隆起的腹部,强调了母亲生殖繁衍的能力和特征,也体现了抽象艺术的表达魅力。美国知名考古学家罗伯特·L.凯利认为符号之所以重要,是因为文化的力量意味着人类按照象征性建构的方式理解世界。就在距今约20万年至5万年之间,原始人类发生了一些变化,这时他们有能力进行宗教思索,长辈们开始给晚辈讲故事、传授经验,会使用暗喻和比喻;同时创造了科学、艺术、音乐和诗歌,在这样的年代里,人类思维不断缜密,工具的实用性和多样性加强,出现了艺术品,这些物品被我们在古老的地层中一一发现,它们的每一个细节都反映了我们祖先对世界、对生活、对自己的审美思考。正因为有了这些思想的启蒙,人类文明才终于以惊人的速度发展至今。

看完这篇文章,也许你终究还是在参观抽象艺术展览时不得要领,但你应该在美术馆夕阳的余晖中暗自会心,至少考古学家们从另一个特别的方面证实了它存在的意义。


微信公众号
手机网站
Copyright 2020 云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滇ICP备19004953号-2 滇公网安备53011202000578号

友情链接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技术支持:奥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