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发现 遗产保护 学术研究 科研课题 东南亚文化遗产 东南亚考古研究 政策法规 公众园地
中国西南大熊猫古DNA揭示其遗传多样性在全新世的丧失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更新:2018.05.03

《中国西南大熊猫古DNA揭示其遗传多样性在全新世的丧失》,作者:盛桂莲,Axel Barlow,Alan Cooper,侯新东,吉学平,Nina G.Jablonski,钟伯坚,刘宏,Lawrence J. Flynn,袁俊霞,王黎锐,Nikolas Basler,Michael V. Westbury,Michael Hofreiter*,赖旭龙*。2018年4月6日在线发表于国际知名期刊《Genes》2018, 9(4),数字标识doi:10.3390/genes9040198. 全文链接:http://www.mdpi.com/2073-4425/9/4/198

论文论述了大熊猫在全新世生境快速减少之前的中晚更新世期间在华南和东南亚广泛分布,近代以来由于保护区的建立,大熊猫的种群数量随之增长。但对大熊猫遗传多样性的解释尚存争议。令人吃惊的是,前期的分析表明大熊猫具有很高的遗传多样性,提出了关于重新引入圈养大熊猫个体的有效性和有用性问题。然而,由于缺乏化石标本的DNA数据,遗传多样性是否在近期数量减少之前更高还是个未知数。我们放大了完整的cytb和12s rRNA,部分16s rRNA和ND1,以及控制区内两个全新世大熊猫线粒体基因组片段。我们根据线粒体古DNA片段与现生大熊猫、熊科其它成员、以及现生大熊猫数据库的基因片段对比来估计全新世大熊猫的遗传多样性和种群数量。分支系统分析表明古老大熊猫的一支单倍体是现生取样大熊猫的姊妹群,另外一支古老大熊猫的单倍体则在现生大熊猫单倍体的范围。表明全新世之前的时期遗传多样性确实一直较高。贝叶斯天际线图分析支持这种观点,表明雌性大熊猫有效种群数量从距今6000年开始减少,随后大约两千年前开始恢复。因此,大熊猫的遗传多样性受最近生境缩小的影响,但仍然维持相当的遗传多样性。而且,大熊猫种群数量仍然很低,需要持续的保护努力,从进化遗传潜力的角度来看,似乎不会马上受到威胁。


滇ICP备05002806号